你今天報導了嗎?公民新聞在台灣

去日本的前一天下午,抽空和兩位妹妹喝咖啡聊是非,結果,他們很厲害,我一回來就看見一篇文,摘下來和大家分享。以下原文摘自政大菁報

@@@@@@@@@@@@@@

你今天報導了嗎?公民新聞在台灣

::  菁報記者/謝鎔鮮、楊雅琪

  • 攝影/海豚飛 台灣的部落格熱潮從西元2005年延燒至今,讓「公民新聞」一詞也成為發燒關鍵字。例如4月14日登場的第三屆「台灣網誌青年運動會」(Taiwan Blogger BoF),規模較前兩年擴大,也特闢「公民媒體」論壇。不過,部落客大量湧現就等於公民新聞環境成熟嗎?在台灣傳統媒體公信力蕩然之際,所謂的「公民記者」可發揮什麼力量?又有多少人實地投入呢?文化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莊伯仲表示,一般講的「公民記者」或「素人記者」,是指不需經學院或專業培訓而撰寫新聞。公民記者常以技術門檻較低的網路為發聲平台,日前樂生療養院護救行動即從共享書籤網站HEMiDEMi網友串連發起。但除了社運、公益議題外,台灣公民記者的活動力還於何處展現?台北國際旅展是另一種例子。

    旅展部落客記者 角度大不同

    海豚飛在擔任旅展公民記者前,就以旅遊遊記擁有眾多讀者。攝影/楊雅琪。
    海豚飛在擔任旅展公民記者前,就以旅遊遊記擁有眾多讀者。攝影/楊雅琪。

     「傳統媒體不能忽視我們,但我們也無法取代傳統媒體,那些業界記者看我們應該五味雜陳吧!」說話的慶玲玩部落格兩年,還因而主持廣播節目「部落格有啥了不起」,她是2006年台北國際旅展評選出的15位部落客公民記者之一,這些人來自各行各業,幾乎沒有媒體經驗,卻正式獲頒公民記者證,可自由進出旅展採訪,必須在個人部落格上發表報導,活動時間長達一年。

     「雖然我有媒體背景,但很少到現場採訪,我覺得我還是純粹的Blogger,以小老百姓的角度去紀錄旅展。」慶玲笑說,像是旅展開幕典禮上,所有業界記者蜂擁而上、把交通部長蔡堆團團包圍,她卻把DV對準了台上努力表演的小舞者。「大家都拍交通部長好無聊,我更想看小孩跳舞。」身為兩個孩子的媽,慶玲選擇更貼近人們生活的新聞素材,她說:「比起記者,我覺得我更像分享者,即使是花絮,只要自己覺得好玩,都會製作影音MV推薦大家。公民記者影響力不像傳統媒體這麼大,但自由度很高。」

     這些公民記者除了旅展期間負責報導,台灣觀光協會若推出新行程專案,也會透過旅遊經以e-mail通知所有旅展公民記者,希望透過部落客力量宣傳、報導。

     已去過馬來西亞、台灣金山等行程的知名旅遊部落客海豚飛說,雖然朋友都很羨慕她可免費遊山玩水,像馬來西亞賭場等只對VIP開放的景點,她也能透過旅展公民記者身份入場,不過因此也有責任好好紀錄。她說:「例如有次台灣行程有三地可選,大家都嫌棄阿里山太近,我卻爭取要去,一來愛玩,二來也有責任。其實旅行地點、行程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情,我只寫我有感覺的事。」

     海豚飛表示,有些業者反而喜歡公民記者報導,覺得比較真實,只是她不習慣頂著「公民記者」頭銜採訪,也不會模仿業界記者寫稿方式,只是當部落格影響力較大後,她下筆會更謹慎,還是依自己的方式操作。「我不覺得我是公民記者,我只是愛玩的Blogger。」海豚飛說。

    宣傳效果好 難題挑戰多

    查理王身兼企楩??落客的角色。攝影/謝鎔鮮
    查理王身兼企業部落客的角色。攝影/謝鎔鮮

     不同的角度和態度讓公民記者的報導形式、內容都和傳統媒體大異其趣。承辦台北國際旅展宣傳的「旅遊經」行銷總監蔡瀚毅表示,光是旅遊經網站一個月點擊率就達到1.08億次,還不包括15位公民記者個人部落格瀏覽人次,成果斐然。

     蔡瀚毅自己也玩部落格多年,以「查理王」名號為公民記者總領隊,他指出,雖然宣傳效果好,但部落客多半還有正職,撰文產量不穩定,旅展結束至今半年,15位公民記者只剩3成還持續報導,他們也無法強迫部落客一定得參與,時間不夠是一大挑戰。

     像慶玲雖然報導沒有技術問題,但製作影音MV相當耗時,主辦單位又無提供資源,要兼顧家庭、工作與旅展報導,她坦言很不容易,旅展結束後就少再參加其他行程。海豚飛雖然是音樂老師,可自由排課參加,但許多臨時任務也讓她光調課就頭大,「例如13日要出發的日本行程,我9日才接到通知,很多上班族的公民記者根本無法配合。」

     公民記者常受限時間和專業,台灣以旅遊、美食等生活經驗為大宗討論主題,資料來源無虞,報導少有尖銳批評或涉及利害關係,頂多帶有宣傳意味。但若碰觸政治、經濟硬性議題,公民記者會面臨更多挑戰。

     雖然國外已有部落客進入白宮採訪或率先揭發總統緋聞之案例,但台灣政府對部落客的採訪權仍停留在研議階段。輔大研究生林靖堂是首位獲得NCC允諾頒發公民記者證之人,他在一場公民新聞與主流媒體座談會中表示,至今仍未拿到公民記者證,但既然NCC答應,他每週會去參加一天例行記者會。

     在傳統媒體的採訪場域,林靖堂卻感到有些疑惑,他說:「雖然我是公民記者,但在主流媒體佔優勢的環境,我行為其實與業界記者是一樣的,卻無資源、無存在感與媒體頭銜,角色變得有些尷尬,所以目前都只錄音沒有處理。」他認為,部落格的公民力量還是存在,但較侷限於個人,要如何凸顯自己與主流記者不同之處,相當重要。

    公民編輯網摘風 互補傳統媒體

    林靖堂為首位獲得NCC允諾頒發公民記者艤??部落客。攝影/謝鎔鮮
    林靖堂為首位獲得NCC允諾頒發公民記者證之部落客。攝影/謝鎔鮮

     當公民記者還在採訪路上四處摸索之際,另一種網路公民參與方式早已方興未艾,那就是「網摘」。

     智邦生活館推出Myshare書籤網站前,就已利用部落格平台試做網摘。2005年10月,智邦聘請人氣部落客艾瑪為首位支薪網摘師,引起話題,並陸續僱用達卅多人,一個星期能網摘兩百多則。

     智邦科技知識長羅悅全表示,網摘師支薪後卻引發爭議,「為什麼編輯有酬勞,生產內容的記者卻沒錢拿呢?有些部落客的反彈讓網摘師不太高興,今年初就改制為文章累積到一定推薦數量,系統會自動升級使用者,我們戲稱『全面民選網摘師』。」羅悅全說。

    取消支薪後,目前智邦仍有五十二位部落客擔任網摘義工,平均一天產製一百多則網摘,比以前多了三、四倍。「有一篇『結婚前不得不看的事』文章點閱數曾經高達一萬多人,可能跟智邦使用者以卅歲以上女性最多有關吧!」羅悅全笑說。

     這種類似「公民編輯」的網摘方式,讓部落客可快速散佈訊息,也難修正謠言或錯誤訊息,不過若真冠上「公民編輯/記者」等稱號,羅悅全認為責任感會嚇跑使用者,也限制了創作想像力,「智邦之前舉辦活動都不強調『公民記者』一詞,讓活動沒那麼嚴肅,比較會成功。」

     「我覺得公民新聞就是『講真話』,雖然旅展公民記者宣傳意味濃厚,與記者揭弊義務有些矛盾,但這畢竟是插下第一支棋子,階段性攻佔企業想法。」查理王認為,部落客讓資訊流通透明,讓各行各業更受檢驗,但公民記者受限網路片面、分散化特性,較難以聚集影響力。「應要思考Web 2.0可以扮演什麼角色?而非顛覆Web 1.0。」查理王未來還想動員更大規模的部落客,試圖組織化部落客力量。

     莊伯仲教授說,公民新聞的立意很好,但屬草根媒體,不要對公民記者懷抱過度期待,應用來補傳統媒體的不足,提供大眾不同的聲音。像羅悅全表示,當網摘資訊量越來越爆炸,智邦未來會另闢平台「鬥陣網」,朝群組化邁進,讓大家都講自己聽得懂的話。

     根據A&R Edelman全球公關公司去年十月份公佈的調查,指出台灣媒體受信賴程度只有1%,在亞太十國裡排名墊底,日前電視台亮槍造假影帶事件,更讓台灣新聞媒體的公信力抬不起頭來。

     與此對照,網路上的部落客行動卻越顯熱鬧,有些反/抗媒體的部落客自組媒體,例如關魚「台灣好生活電子報」,或由啪啦、海豚飛等人組織網路共筆媒體「啪啦報報」,創報一個月文章已達一千多篇,連公視都預備於五月推出「撇步(peopo)」公益公民新聞平台,還有五十支MV教學,公民新聞在台灣未來還有多少變化可能和影響力,值得期待。

廣告

One response to “你今天報導了嗎?公民新聞在台灣

  1. ——+–給海姐–+——

    1。
    歡迎回國呀~*
    俺每天都有上偷偷來看看那群動物有沒有乖乖看家…
    哈~

    2。
    海姐的那段話:
    「…一來愛玩,二來也有責任。
    其實旅行地點、行程都不重要,
    重要的是心情,我只寫我有感覺的事。」

    嗯嗯~深深贊同~*

    沒感覺而像是要"近責任"的寫文…
    實在很沒勁兒…

    呵~期待遊記^^


    順心平安~*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